当前位置:主页 > 资本 >

股权质押业务陷纠纷,长城证券起诉金龙机电

  金龙机电(300032,股吧)发布公告称,长城证券日前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对公司、金龙集团及其第一大股东金绍平就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纠纷提起诉讼。

  下半年以来,纠纷不断的券商股权质押业务,从万亿市场容量的“兵家必争之地”变成了“烫手山芋”。

  近日,金龙机电发布公告称,长城证券日前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对公司、金龙集团及其第一大股东金绍平就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纠纷提起诉讼。

  强平后再追偿

  这场纠纷始于双方公司的一项股权质押业务。此前,因股票价格下跌触及强制平仓线,长城证券在2018年7月10日至7月24日期间将“成长1号”持有的728万股金龙机电股票进行了强制平仓处置。

  但由于平仓处置所得金额尚不足以支付长城证券向“成长1号”提供的融资本金以及固定收益,故长城证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金龙机电支付相关融资本金差额、固定收益等,合计金额暂计4224.03万元,并要求金龙集团及其第一大股东金绍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公告显示,“成长1号”系金龙机电员工持股计划,资金来源为:员工自筹资金1225 万元,金龙机电控股股东金龙集团向员工出借1225万元,长城证券提供融资资金7350万元。

  其中,长城证券是7350万元固定利息的收取方和标的股票浮动收益的支付方;“成长1号”是标的股票浮动收益的收取方和“成长1号”中所融资7350万元的固定收益的支付方。

  根据金龙机电7月31日发布的公告,长城证券出售“成长1号”所持股票累计成交金额为3335.5万元。

  那么,长城证券在本次诉讼中要求金龙机电支付的4224.03万元是如何计算出来的?要求金龙集团和金绍平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是否有合同约定?

  对此,长城证券相关人士未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做出正面回应。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前期长城证券依据与金龙机电签订的相关业务协议约定,对标的股票进行了强制平仓。目前,法院已受理我司起诉金龙机电的诉讼。公司当前不存在其他金融衍生品杠杆融资纠纷。”

  金龙机电方面则表示,对长城证券的诉讼请求存在极大异议,准备积极应诉。

  合同约定成关键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一欣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平仓本身是为了止损,至于平仓之后能否弥补亏损以及要求大股东履行连带责任,关键在于合同是否有约定。如果有约定或推定需平仓后弥补亏损,长城证券的诉讼请求则属于合理追偿;如果没有约定,则要看法院的认定。

  事实上,受股市持续震荡影响,下半年以来,多家券商陷入股权质押违约纠纷。据不完全统计,西部证券(002673,股吧)、中信建投证券、西南证券(600369,股吧)、东兴证券华鑫证券华安证券银河证券等多家券商均发布了股票质押诉讼公告,涉及金额逾30亿元。随着股权质押风险加剧,部分券商因此叫停该业务或提升质押门槛。

  一位券商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目前不管是大券商还是小券商,股权质押业务都在收紧。除非是标的和基本面特别好的股票,才会考虑放款。

  “大股东高比例的股权质押行为,实质上说明其对公司的发展没有信心。不必以公司缺现金流为借口。”宋一欣认为,应对大股东股权质押的比例做出上限限制,如果大股东的质押比例过高,还应限制其对公司的投票权,“而不是一边享受着全部的股东权利,一边把股权质押出去;一边高调取得现金流,一边还对公司发展指指点点。”

  对于券商股权质押业务的后续发展,证券市场专业人士王斌伟认为,去杠杆的大方向一定会细化落实,同时合规要求必须控制风险。股权质押业务不一定要取消,但需要更严格的合规执行。

  (国际金融报记者 蒋金丽)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