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物 >

重新反思家长的作用

  最近忙着培训老师,有段时间没有更新了,今天又是跟督导老师弄到半夜才收工。   自从在康纳洲任职以来,随着接触的家长越来越多,我越来越怀疑起自己当初的坚持。   曾几何时,我是那么的坚信,只要家长努力的学习、操练,一定会在家中给孩子一个良好的康复教育。正如我之前对仔仔那样。   可是渐渐的,我意识到了这个命题的漏洞——家长的角色转换太难了。因为最近,我接触到了太多的能在家给孩子上桌面的家长。但是无一例外的全都掉进了同一个坑里——把自己搭配成了孩子的嫌恶刺激!   结果弄的自己身心疲惫不说,孩子的学习品质也搞得一塌糊涂。我真的不止一次的看到有些妈妈掰着孩子的脸,强迫他看向我说:“叔叔好”。   孩子拼命的抵抗,无奈拗不过妈妈,虽然脸被掰着朝向我,可是眼睛拼命的瞅向其他方向以示抗议。看着妈妈在一旁焦急又带着愤怒的,一边掰脸,一边一遍一遍的吼:“看着叔叔说,快看着叔叔......”   此情此景,不免有些怆然。   但凡这样的孩子,在老师给上课时,都会表露出巨老多的问题行为。我们甚至要拿出一周以上的时间才能慢慢的将其消退——这还是在家长不干预的前提下。如果在这期间,家长忍【车厘子的功效与作用 】不住又给孩子上课或是日常生活走课业目标的话,这个品质的塑造时间还要无限拉长。   下图是一个快六岁的孩子,在第一天评估的三个小时里给我们老师掐出的伤痕。   而他的母亲,甚至是一位在读的BCaBA。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家长给孩子上课的案例,大多不太成功呢?大概可能有如下的原因吧。   1、角色转换的困难。   这是我所犯过的最大的错误,我误认为我能成功给仔仔上课的经历是可复制的。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前提——仔仔三岁之前,我一直常年在外地工作。当我介入孩子的课业时,仔仔完全当我是陌生人!!!   可是,我们绝大多数给孩子上课的家长,之前均为孩子的主要教导者(以妈妈为主)。作为妈妈的角色,尤其是在真正的学习干预知识之前。大多数都是比较娇惯孩子的,至少无法做到像老师那样,严格的遵守反应标准——而这恰恰又是一个合格老师的必备前提。当你自认为自己的角色转变很流畅时,孩子却蒙圈了!他们根本无法像我们家长这样能够做到角色的“一键切换”。这也就是大多数家长在尝试给孩子做桌面教学时,一上来就面临的障碍。   2、家长的心态太着急了。   曾几何时,我也认为课业的进展就是一切。就在几个月前,我还在为自己半小时三百回合的高频DTT而沾沾自喜。   任何的课业,只要不欠缺前备技能,只要回合数累计到一定数量,就一定能用高频给攻下来。我也曾经真的就这样的“攻城略地”。直到三月初,当第三方评估的老师当着我的面测试仔仔“里/外”的认知时,我彻底的蒙圈了。   他竟然不会!!!   我绝对敢肯定,这个课题肯定是他的精熟,而且早在一年前就已经攻克下来了。我甚至还录了一段视频发在网上!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的打脸!心有不甘的我,跟评估老师申请亲自上手主评——然并卵!!!仔仔依旧一脸蒙X的看着我,完全消退了当年精熟的“里外”概念。   结果评估结果出来之后,我大跌眼镜。很多技能的11M、12M都有得分,可是相同项目的4、5、6M却是空白。难怪有些课程进展到一定阶段,就死活上不去了呢!——我们走的太快了,已经成了空中楼阁,一触即溃。   3、过于重视课业、忽略了品质。   这几乎是90%以上家长的通病。甚至用一种类似“应试教育”的方式,让孩子在课业进展上填鸭似的往前推进。完全忽视了孩子的学习动机,结果就是孩子的学习品质一塌糊涂。   这样的教学就好比,你拿着球往孩子身上扔,孩子拼命的格挡。好不容易打中了一次,孩子还要一脸嫌弃的掸掸灰尘。这个球,就好比课业。在这样的品质下,任你如何输出,孩子的接收都很有限。而且还极易把自己搭配成嫌恶刺激。   但如果先做稳定了品质,你扔一个他接一个。那样的学习效果是会成倍的提高的。   4、带入太多的主观性。   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很客观了。可是第三方给仔仔评估的结果(国内知名的特教),却比我评估的低了30%!!!而实际证明,人家的数据是准确的。我确实高估的孩子的能力。   这样的结果有两个,一是制定的课业目标过高;二是课业没牢固就进阶。而这两个都是致命的错误!   ——————分割线——————   我一直在反思,作为星孩的家长,我们到底要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才能给孩子最大的帮助呢?   近期读了甄岳来老师的几本书,算是有了一些启发。孩子的社会性训练,貌似比之桌面教学,更适合我们家长。甚至说,社会性的教学,只有家长才能完成——这个是老师所难以做到的。而且其重要程度,甚至还要高于传统的课业。   甄老师的具体理论请参见《孤独症社会融合教育》,以及《孤独症儿童社会性教育指南》这两本书。估计不少家长读后,都会跟我一样,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我目前已经把仔仔的个训委托给了老师,自己重新回到父亲的角色中来——虽然每天亲子的时间依旧不多,但好歹算是个纯正的爸爸了。   我之前的主张,现在想来确实有些难以落地。所以这次的观点,也权当是我任性的尝试吧。抛砖引玉,您若有不同的观点,欢迎讨论!